4月呈现下跌,5月降幅收窄,6月企稳回升

4月呈现下跌,5月降幅收窄,6月企稳回升
4月呈现下跌,5月降幅收窄,6月企稳回升。2022年二季度,我国经济实现0.4%正增长,“顶住了超预期因素冲击,非常不容易。”7月15日,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就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。“非常不易”,意味着什么?正增长之后,下半年该怎么干?发布会后,央视新闻《相对论》记者庄胜春对话国家统计局综合司一级巡视员王文波和经济学家、上海财经大学校长刘元春。|关键指标“经济复苏分为几个阶段:救助、纾困、企稳反弹、全面复苏。目前我们已进入企稳反弹阶段。”刘元春以6月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速由负转正为例,做出上述判断,“从-5.1%到1.3%。服务业是受疫情冲击最强烈的一个产业,是就业恢复的重要产业,是稳消费的重要产业。由负转正说明我们的生产生活秩序已经开始恢复。”王文波最关注的,是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转负为正,4、5、6三月同比增速分别为-2.9%、0.7%、3.9%,“是企稳的有力印证,经济增长进程中,工业对各相关产业的带动作用明显。”近期,从中央到地方,多场会议探讨经济形势,称三季度为“关键期”“关键窗口期”“关键发力期”,如何理解?刘元春指出,目前企稳和反弹的基础来自于政策,市场复苏的内生动能还没有完全形成。“救助期、纾困期,任务很明确,解决‘生与死’的问题。未来,如何让市场主体,变得生龙活虎,更是考验我们的时候。”值得注意的是,7月15日国家统计局在发布中国经济半年报时,首次一并公布了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二季度和上半年的“经济成绩单”。王文波表示,疫情冲击下,各地表现不尽相同,“通过这样一种公布方式,鼓励各地,依据各自发展战略,充分发挥积极性。”|管理“不确定性”面对不确定性,如何稳定预期,提升信心?在王文波看来,首先是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,“要真正达到高效统筹,而且要把经济工作放在比较重要的位置”。此外,提及今年以来出台的一系列稳增长政策,他表示,“要落实落细,用足用好,争取在三季度有明显的效果。”刘元春认为,相较于2020年疫情的冲击,这一轮经济恢复的速度更快,说明我国正在疫情应对和经济复苏方面积累更多的经验。“2020年疫情,消费转正花了五个月,这一次是两个月;今年4月到6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‘反弹’了6.8个百分点,比2020年3月至5月也多了1.3个百分点。”刘元春进一步强调,要做好一系列稳增长政策的衔接,通过改革提升政策的衔接性。“惊涛骇浪的国际环境中,如果‘躺平’,急流肯定会把你带到各种险滩。用改革的获得感稳预期,这是最根本、最实在的。”刘元春举例说,欧美出现滞胀迹象,物价水平高,世界上最能在供给端发力的就是中国,这就有了“6月份我国出口‘超预期’增长22.0%”;化石能源成本上涨,又使我国布局了20多年的新能源得到全面发力的契机,光伏、风能、新能源汽车都处于世界的前端。“一定要看大势,越是在这样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,越要用自己成长的确定性来应对。”|给正在找工作的你“调查失业率5月后有所降低,6月降到5.5%,达到调控目标,预期三季度经济仍将继续回升,失业水平会逐步降低。增长是解决失业最根本的举措。”针对网友关心的就业问题,王文波做出上述判断。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经济增长一个百分点能拉动八九十万人就业。随着经济体量变大,经济结构变化导致服务业比重加大,一个百分点能带动两百万左右的就业。”王文波强调,必须要把解决就业问题的政策和保证经济增长的政策结合起来考量。刘元春补充道,对于吸纳就业能力较强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帮扶,特别是中小企业的扶持,应持续加大力度,“不应浅尝辄止,看到一点效果就收回”。刘元春表示,随着经济增长,全国范围内出现以大城市为核心的增长极,大量就业机会涌向城市。这就意味着,许多年轻人要离开家乡,到更广阔的天地打拼。“同时,我们也希望在区域政策和产业布局战略实施进程中看到‘涓滴效应’,发达地区能反哺广大的中西部地区和农村。近期,我们看到就近就业的农民工数量大幅提升,这就得益于乡村振兴战略。”有网友问,履历中有“空白期”,怎么办?刘元春称,“空白期”产生于中国大学学制和企业招聘制度的衔接,呼吁用人单位的“人事制度”应该更具弹性,同时建议学生要对自己的人生有所设计。“2020届和2022届,这两届学生很特殊。疫情确实冲击了这一代年轻人,希望全社会对这一代人有更多的关爱和关心。”针对网友关心的下半年机遇在哪里,王文波做出回应:“总的来看,下半年经济发展的确定性将会上升,随各项政策到位,疫情防控和投融资起效,相关行业就会处在逐步恢复的状态中。从上半年的情况看,工业企业当中,汽车制造业及装备制造业恢复明显。随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接触性服务业包括餐饮行业也会有一些恢复,但是会有一个过程。”责编:张振